分类:睡前故事 / 成语故事 / 儿童故事 / 民间故事 / 搞笑故事 / 小故事 /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雨后小故事

雨后小故事


情系白鹿


2022-08-05 22:13:57 雨后小故事


只是,她的耳边仿佛还残留着那美妙的笛声,也许是共鸣,也许是喜欢听,在夜晚的思绪中,蒋可琳依然有点猜测,吹笛的倒是何等之人?

她想第二天再来到那里,看是否还有声音,在笛声吹响的一瞬间,蒋可琳就寻着找人。

这次,还是失望而归,笛声在她的寻找中慢慢的没了。

到底是对方不想让别人找到他还是真的没找到。蒋可琳觉得很是失望。

愈是寻觅无果,蒋可琳愈是要坚持,亦是无聊,亦是好奇。

深夜如水,蒋可琳的美梦勾起了她的回忆,她梦到了小时候和一只漂亮的白色小鹿在玩耍,稚嫩的她笑的很开心…

眼见婚期将至,两方家里已经开始操办正在做婚礼的喜袍,贺喜道上蒋可琳,村里的很多人都很期待这家婚事,邓家那么有钱,若是去参加,好酒好肉好吃怎会少,说不定还能捞到一番便宜。

面对喜事,蒋可琳很是沉重。

她辗转反侧的还是来到后山林里,在听听笛声,在体验下自己的单身快乐生活,以后还能这么自在嘛。

蒋可琳坐在石头上,这次她用心聆听,吹笛的人想表达什么呢,为何每天或是经常的在这吹笛?

蒋可琳正听入神之际,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触碰到了她的脚踝。

立马反应过来的蒋可琳往下一看,一只很可爱的小白兔正在舔舐着她脚下的青草。

“好可爱…”

蒋可琳喜欢的抱起这只兔子,兔子没有一点反抗,就这么温顺的任由蒋可琳摸着它柔顺的皮毛。

还没听话多久,小兔子就开始撒腿跑了。

特别喜欢小动物的蒋可琳可想继续跟着它玩,立马又追着它跑。

可小兔跑的真的好快,还没多久,就把蒋可琳甩的没影了。

在竹林中央,只有遍绿的竹子和竹芽,一抹白色身影迅速的从余光闪过。

蒋可琳转头望去,看到一个长白衣少年正对着他握着笛子。

像是有人引路,她看到了他。

莫非是他在吹笛子?

蒋可琳望着少年的背影,束起的头发微风飘起,白衫的一角轻轻飘拂,高大清秀的身躯,犹如一副山水画中的优雅少年。

蒋可琳望向少年美伦的背影竟出了神。

少年像是意识到了有人在他身后,他转过身来。

蒋可琳呆呆的,不知所措得反应看着眼前正对着自己的少年。

这个少年真好看,好是白净的皮肤,立体的脸型上镶着高挺的鼻子,眉目深邃却又柔情,五官精致却又俊美。

他笑的好温柔。

“不好听的曲子,让姑娘见笑了…”

还未平定的蒋可琳就被少年温软如玉的声音拉回了沉滞,她回过神来,急忙摇手摇头,“没有没有,很好听,我…我都入神了…”

听到蒋可琳这般话,少年又笑了笑,如沐春风,仿佛金灿的阳光演绎成绿色的漩涡徜徉在竹林中,飞点滴缀。

“如果你喜欢听,我愿意每天吹笛子给你听…”

面对少年的直视,蒋可琳竟害羞的红了脸颊,显得越发可爱。

“可是,我已经快要结婚了…以后就不能到处乱跑了…”

蒋可琳本来很想答应,可还是有拖累。

“哦…”少年原本光彩的目光也黯淡下来。

少年好像不高兴了,蒋可琳也急了,“不是这样的,我很喜欢听你美妙的笛声,只不过怕以后没空,这几天我会来的…”

莫名其妙的不想看到对方不高兴。

“嗯…”少年点点头。

“那你叫什么呀?”

对方这般和善,蒋可琳很想和他交朋友。

“白鹿…”

“哦那我是蒋可琳…”

在对方说完后蒋可琳急忙的要告诉他自己的名字。

“我知道…”

少年说完,微微一笑,仿佛充满了魔力神秘,手握笛子转身消失在了竹林中。

蒋可琳一脸瞢呆,见到他的后仿佛名字也是特别好听。

蒋可琳对这个新认识的伙伴很上心的感兴趣,白鹿那超凡脱俗的气质如同一股清流,在这个大山环绕的偌大的村子里,这样俊秀的儒雅少年简直少见。

夜晚。她难以入眠,她的脑中零散的思绪,有牵挂,有期盼。

好不容易入睡后,她的梦中,有良美景,喜上眉头。

既然答应了少年,蒋可琳就要如约。

这次,少年不会像以前遮遮掩掩一般找不到,还是跟着声音来到那个竹林中,蒋可琳坐在他面前,会神的听着他吹奏美妙的乐曲,心里的烦闷一消而散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愉悦。

少年温柔似水,眼眸含笑的看着眼前的蒋可琳,手轻握笛,笛声欢快,徐徐风儿吹的凉爽却暖意在心头。

一日一日若是如此,笛声像是引流着两的交流。

慢慢的,蒋可琳习惯了每天听着白鹿的笛声。

见到他后,蒋可琳整个都会愉快很多,不自觉的笑容挂上了脸蛋。

可是很快,婚礼日期还是到了。

热闹的喇叭声吹响了整个村庄,邓蒋两家一片红色围绕。

母亲精心的为蒋可琳涂脂抹粉,蒋可琳穿着精致艳丽的红嫁衣,原本带有清纯可爱在细致的装扮下的她此刻增加了不少美艳,她带着凤冠,瞧见镜中粉黛艳丽的自己,真的要托付给一个自己不爱的吗?本是喜庆的日子,心里一点开心不起来。

她被搀扶着来到了大堂中央,见到了也是一身红袍秀气的邓家大公子。

其实邓家公子长得也算不错,可能蒋可琳见过更好的白鹿,顿时觉得他不算什么。

外面宾客一一前来贺喜,热闹非凡。

一番客套过后,到了最重要的拜堂环节,在当地的习俗中,只要拜过堂就算成为夫妻了。

跪下来给两位长辈敬酒,虽然不知道邓家公子是如何想法,看他面无表情,但蒋可琳是很沉重的,可事情已成这样。

就在等会要到了对拜环节,蒋可琳已经抱着失望,一阵熟悉悠扬的笛子声从外面吹了进来。它是那么的清楚,在场的都听到了,大家一下就被吸引了,纷纷议论着这平白而来的笛声。

这忧伤的曲调,只为一懂。

那个少年,今天怎么换时间吹奏,曲子也如往不同

然而这笛声,蒋可琳一听便知。

(未完待续)

作者寄语不分太长 下篇 终是白鹿

睡前故事网     蜀ICP备2022007605号-3    www.865d.com      Sitemap    Baidunews
法律声明:如有侵权,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。E_mail:ybzzkj  126.com